中信建投宏观预计:Q2经济增速在3%-4% 通缩压力大于通胀压力

  是滞胀还是通缩?相比于引起高通胀所需的货币超发水平,当前的广义货币增速相对偏低,并不足以引发CPI大幅走高的担忧。即使未来广义货币增速进一步提高,考虑到传导时滞,所拉动的也应当是2021-2022年的通胀率,年内难以出现货币超发带动CPI回升的局面。消费有效需求的不足制约了需求拉上型CPI通胀的传导机制。短期看,油价同比跌幅扩大或继续加大输入性通缩压力。中期看,国际商品价格或仍有同比回落空间。即使未来在环比的维度上,CRB指数有可能拉动个别月份的PPI回升,但在同比的维度上,CRB指数可能持续成为年内的输入性通缩因素。下半年PPI同比通缩程度或有所收窄,但回升幅度取决于内需恢复的力度和节奏,年内能否走出同比通缩仍存在一定不确定性。疫情导致的供给收缩对总体物价水平的影响不及需求减少,总体看通缩压力大于通胀压力。

  粮食危机会卷土重来吗?当前与上一轮粮食危机发生背景差异较大,粮食价格没有持续上涨的基础。(1)新冠疫情下户外消费需求受限,统计数据表明粮食整体需求量收缩;(2)部分国家限制农产品(行情000061,诊股)出口政策并不会明显减少主要粮食贸易量,仅是防范出口超预期增长;(3)主要粮食库存量连年攀升,库消比处在历史较高水平,价格不具备趋势性上涨的核心动力;(4)油价低位徘徊,生物燃料对粮食需求有望减弱,粮食生产成本亦有节约。我国农作物种植以三大主粮为主,种植面积合计占比近六成,为保障主粮安全提供了坚实基础。当前我国国内水稻、小麦产量高位运行,库存仍在持续攀升,价格不具备上涨基础。随生猪产能恢复预计玉米价格小幅上行。大豆价格预计在4月产销运恢复正常后与国际价格同步平稳运行。

  出口受冲击幅度有多大?测算显示,如果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接近2009年、在0附近,则2020年中国出口总额下降20%-25%,如果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接近联合国预测的-0.9%附近,则2020年中国出口总额或将下降28%-33%。如果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在3%左右,则当年进口总额可能下降6%-13%,如果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在2%左右,则当年进口总额可能下降10%-17%。考虑到疫情全球化导致的国际商品通缩压力,2020年净出口对中国实际GDP增长的负面冲击可能大于名义GDP。全年净出口或拉动实际GDP下降2.0-2.5个百分点。

  二季度GDP增速有多低?年内内需的修复节奏更倾向是“轮动回升”而非“共振回升”。直接受政策影响的基建投资和直接受益于宽信用宽货币的房地产投资或较早迎来改善,居民消费受制于失业压力和可支配收入增长减速、制造业投资受制于盈利预期的不确定性,可能会成为疫情消退后经济爬坡进程中的滞后变量。考虑到内需各分项未来修复的不同步性,叠加外需和出口的回落压力,我们认为Q2经济增长仍有可能低于6%左右的潜在增速。预计Q2经济增速在3%-4%,但即使经济增速达到预期区间上限,全年经济增长“保3%”仍有难度。